拿度

一条心,撑豆,撑红军!

【非良】 装B 第24章 张良子房小良子三合一

(主非良,副卫聂,ABO设定,欢脱向)


一回到自己办公室,韩非便迫不及待的将礼物盒拆开了。

盒子里装着一个小木屋造型的存钱罐,小木屋的大门被一把精致的铜锁锁着,而烟囱处则是投币空隙。

张良这是……送我一个存钱罐?他觉得本公子很穷?或者是本公子在他眼中过于挥霍,他在提醒我节俭?

韩非一开始并没能get到张良送他这份礼物的意图,直到他看到一张水蓝色的便签。

 

打开便签,两行绢秀字迹跃然纸上——

若有不想与外人分享的心事,别一味强压心底,可以写在便签上,装进这小木屋里,让这间小木屋替你减轻心底的负荷。若有一天,你有足够的勇气打开这把铜锁,则说明你已经可以从容面对这些过往。你一定可以的!加油!!!

紧跟在三个感叹号后面的,是三个纯手工绘制的红扑扑的笑脸,感染力可谓满分。

 

这样一段感染力极强的话,任何人听了,可能都会感动得无以复加,而于韩非而言,比‘感动’更早一步占据他思绪的,竟然是‘愕然’。

这个‘恶意记忆转移法’,属他独创,张良他怎么可能会??他是跟谁学来的???

这个疑问反复冲击着韩非的思绪,像一块块的小石头,没完没了的投进他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湖里,荡起一圈圈的涟漪,教他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。

张良这一善意的举动,倒像一只调皮的小猫,突然闯进了韩非的心房里,胡乱一通搅缠,将原来被韩非整理得井然有序的思绪搅成了一团乱麻。

 

慢着!前天晚上,那个卖茶叶的小骗子向我请教如何帮助朋友走出童年阴影,当时我半开玩笑式的将这个‘恶意记忆转移法’告诉了他,该不会……

一个激灵自脑中一闪而过,韩非像突然抓住了理顺这团乱麻的关键节点,死死抓住,一遍又遍的回忆、过滤、梳理……

 

当初小骗子自称什么来着?对了,是小良子!

小良子?小良?张良?这个小良子,难道就是张良?

假如这个小良子就是张良,那么,他不可能一边在网络上行骗,一边到韩氏集团应征,唯一的解释是自己真的从一开始就误会了他。

张良所说的可能全都是实话,当初真的因为错将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存成了他的号码,才会误加了他。

而张良那个电话号码与自己只有一个数字之差的朋友,如无意外,应该就是盖聂。

 

慢着,若然小良子与自己在Whats里的聊天内容绝无半点虚假,那么……那张子房弹箜篌的截图……

最终,韩非像在这团线团中扯出了一个深水炸弹,顿时炸得他从办公室的沙发上滚落在地。

他误加的网友小良子,网红音乐博主子房,来集团面试第一天就与他一同经历过电梯惊魂的新同事张良,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!

 

到底三者是不是同一个人,其实要求证,一点都不难,问张良,问盖聂,问卫庄,都可以。

这三人之中,韩非与卫庄最熟,尽管他深知卫庄那张毒嘴的威力,然而,探问一事,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应该从卫庄那里着手。

大脑还未来得及下达指令,韩非的手已先一步拨通了卫庄的手机。

 

“待会我要开会,你只有七分钟的时间。”电话那端,卫庄根本不与他来寒暄那套。

韩非深知,对于一向守时的卫庄而言,他限死了时间,是真的一分钟都不会多给的,也用不着细想,韩非干脆直奔主题:

“之前你师哥要介绍给我认识的朋友是不是姓张名良?”

“是,而且已经到了韩氏集团上班,周六晚小良子请我与师哥到他家吃饭,作为入职庆祝,本来提议叫上你的,可你约了端木蓉做检查。”卫庄如实以告。

 

“小良子?他……他小名叫小良子?”韩非惊问一句,声音不由得拔尖了两度。

“我随师哥叫,挺亲切的。”卫庄这句回答,如一记五彩的烟花,瞬间在韩非心底炸开,让他心花怒放的同时,也炸得他胸口闷痛,依卫庄所言,等同他平白错过了两次与张良认识的机会——真想将自己的胸口捶爆!

 

“还有什么要说的?你发呆都浪费掉三分钟了,这可不像你。”见韩非迟迟没有反应,卫庄复又不耐烦的出言提醒。

“……”经卫庄这样一提,韩非才从那种又兴奋又悔恨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张良是盖聂朋友这个身份确定了,张良就是小良子这个身份又确定了,那么,接下来,就是要确定张良是不是子房了。

 

“上一次那个慈善爬山活动在哪里进行?”未待卫庄开口回答,韩非又急急打断:

“慢着,你让我先猜一个地点,是不是……笔架山?”

“You got it!”卫庄如实以告。

“我再猜,张良穿了汉服,为那些公公婆婆弹凤首箜篌?春江花月夜?”韩非直接将心底最想要的答案说了出来。

“Bingo!”比起前一次,卫庄回答得更加干脆。

 

“然后你让逆流沙的成员阻止所有人拍照?”喜出望外之余,韩非心有不甘的出言质问。

“有何不可?”卫庄反问一句。

“为什么?做慈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!干吗要阻止?”韩非仍对不能透过粉丝的拍照提早目睹子房真容一事耿耿于怀,单从声音都可以听出他的气愤。

 

“师哥成立的这个星之彩虹基金会,除了保护青少年儿童,也连带保护弱势的Omega。”卫庄解释一句,不懂韩非的气愤因何而来。

“言下之意是张良真的是Omega?”韩非复又兴奋的追问,顷刻间,这位韩氏九公子已上演变脸绝技好几回,简直要到人格分裂的地步了。

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卫庄在电话那端轻咳一声,既不掩饰,也不解释,而是直接回了一句:

“时间到了。”说罢,未等韩非有任何的反应,便收了线。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份礼物没人猜中,接下来,还会有其他用途的。

评论(14)
热度(87)

© 拿度 | Powered by LOFTER